當前位置:文桑小說 > 奇幻玄幻 > 道斷修羅 第一卷 山之嵐 第八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下

第一卷 山之嵐 第八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下

小說:道斷修羅  作者:列夕 
    葉知秋輕笑了一會,看著臉紅的小姐姐道:“無雙公主想學詩文,可以跟著書院的孩子一起,如果嫌不方便,也可以跟著我?!?br />
    這眼神就是婆婆看媳婦的意思。

    小姐姐歪著小腦袋想了想,回道:“我就跟著夫人學習,那些小屁孩會笑話我呢,不去!”

    許靜云正喝著一口茶,聽到這一下子噴了出來。

    將軍夫人也是微笑,看著自己的女兒,又看著葉夫人道:“如此,要給夫人添麻煩了?!?br />
    葉知秋拉過小姐姐,開心地說:“不麻煩,李夜這小子一天到晚見不著人,無雙過來正好陪我打發光陰呢?!?br />
    許靜云心道,你當然樂意,這是開始培養童養媳呢。

    將軍夫人也是歡喜的不行,回了句:“春時在城主府上,我看李夜的字寫得大家都喝彩,要不叫他教無雙寫字吧?”

    小姐姐嘴里還吃著杏花糕呢,聽到娘親的這番話,呆了一下。

    “李夜的字也寫得好嗎?”許靜云說了聲。

    將軍夫人和小姐姐都點了點頭。

    “這個恐怕不行?!比~夫人嘆了一口氣。

    輕聲地說:“我家李夜,比誰都忙。每天要走路來回先生的院子學習,又要去先生的后山打水學習茶道,還念經文,學琴......”

    “他每日回到書院,只是吃飯洗澡睡覺,連跟我們說話的時間都不多?!狈蛉诵奶圩约簝鹤?。

    “為啥有馬車不坐要走路呢?”小姐姐和將軍夫人,許靜云都不解。

    “唉,他先生說,能走路就不許坐馬車,走路也是一種修行。李夜從去先生院子里學琴,第二天,就不坐馬車,開始走路,風雨無阻?!?br />
    夫人喚了下人過來,給三人換了熱茶。

    三人都驚呆了,這風雨無阻地走路去修行,來回十里地呀。

    小姐姐紅著臉問葉夫人?!胺蛉?,那一日我生氣,堵了李夜,想摔他一下,咋就摔不動他?那時我都修出真氣了呢?!?br />
    將軍夫人瞪了小姐姐一眼。

    許靜云也是看向葉夫人,道:“我也不解,按說那時無雙已經聚氣二層了,普通的大人也打不過她的?!?br />
    葉知秋接著下人端來的熱茶,喝了一口,道:“李夜在去先生學琴的第二天,身上就穿了五十斤重的玄鐵內甲,除了洗澡都不脫下來?!?br />
    “今年估計他先生又給他加了重量,應該是六十斤了?!?br />
    小姐姐的嘴里象塞了個鴨蛋,呆住了。

    將軍夫人也是驚呆了,心想這得多大的毅力呀。

    只有許靜風輕云淡,對著小姐姐道:“你以為你已經很努力了,看看李夜。他每天身上穿著五十斤重的鐵甲,還是走十里地的路去先生那去學習、修行?!?br />
    葉知秋嘆了口氣,說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當初李夜跟先生學琴,連先生的琴都搬不動,那架鐵琴有一百多斤重,先生說要學琴得先搬得動琴才行?!?br />
    小姐姐望著許靜云,說道:“師傅,我也要努力?!?br />
    許靜云點點頭,對著葉知秋說話:“夫人,李夜現在的修行是聚氣幾層?功夫學得怎么樣了?”

    “看著象是三層,具體多少不清楚,我家夫子也看不出,他學了什么功夫也告訴我們?!比~知為看了看堂外的天色,吩咐下人準備晚餐,要留三人吃飯。

    “先生說,不準李夜在外面打架,所以,誰都不知道他學了什么?!狈蛉诵膶に贾?,什么時候要問一下兒子,學了什么,這都快一年了。

    “三位第一次來府上,以后無雙也要來跟我學習,今天晚上就留在府上吃飯吧,正好李夜一會也要回來了?!?br />
    將軍夫人和靜云師傅謝了夫人,小姐姐心思一會要好好審一下這小子,心里藏了多少秘密。

    太陽西沉,已是酉時將近。

    話說李夜這會正跟阿貴往家里走。只是這主仆二人又惹了一路的笑聲。

    先生說回家的路上濕身不好看,就不要頂水了,頂著空缽回去,不得偷懶。

    于是李夜就象一個木偶,頂著三個缽,東倒西歪地往家里走去。這路上的行人都笑了,這書院的李夜又發神經,玩什么?頂著三個缽,耍雜技呢?

    阿貴只是跟著后面,一路地偷笑不停。

    “少爺慢點,你又摔了一次了,哎,又來了?!卑①F邊笑邊給李夜去撿掉下來的缽。

    修行了差不多一年的時間,李夜從先生院子回自己的家差不多半個時辰就夠了,今天又花了一個半時辰。

    書院掌上了燈,下人把飯菜都端上了桌好一會了,李夜和阿貴才進得門來。

    小姐姐一直望著門口,看見李夜進來頂著三個缽,炸了起來,顧不得淑女形象,跑了過去。

    問道:“李夜你干嘛呢?從廟里回來,頭上打頂著三個缽,你是一路乞討回來的嗎?”

    夫子也回來了,坐在飯桌的上方,望著李夜,眼里也是不解。

    小姐姐從李夜身上搶了一個缽過來,用小手敲著,“咚咚”發出回聲。驚了一下,又道:“這還是鐵造的,這么重?啥鐵呀?”

    許靜云,將軍夫人,葉夫人都望著李夜,等他回答。

    李夜把小姐姐搶去的缽又搶了回來,白了一眼小姐姐:“這是先生用玄鐵請人打造的,當初是供養給大佛寺的,這是先生自己留下的幾個,今天給了我?!?br />
    “那你就拿著去討飯?你家沒飯吃?來將軍府,我給你?!毙〗憬阌悬c心疼李夜了。

    李夜一聽小姐姐的話,也是無語,這是什么跟什么呀?!拔疫@是修行,知道么?唉!跟你說了你也不懂,你是白天不懂夜的黑!”

    “白天不懂夜的黑?”

    一屋子人聽了李夜的這話,全都笑壞了。

    夫子清了清嗓子,發話了:“行了,去洗臉。吃飯?!?br />
    “哦”李夜聽了夫子的話去洗臉了。

    葉夫人把阿貴叫了過來,問這是什么情況。

    阿貴趕緊回話:“老爺夫人,將軍夫人,先生這是讓公子修煉自己的身相,說是要行如風,站如松?!?br />
    一屋子的人這才明白過來。

    阿貴又道:“這大佛寺的老和尚是要公子頂著水來的,但是先生說頂著水回家濕了身子不好看,先頂著空缽,以后再頂水?!?br />
    許靜云這會是真的佩服李夜了,看著小姐姐,說:“這身上穿了六十斤的鐵甲,頭上肩上又頂三個缽,這加起來八十來斤了,比他自己還重,修行不易呀?!?br />
    夫子和夫人心疼自己的兒子,也是附合了幾句。

    阿貴也是心疼公子,再道:“你們是沒看見,在先生的院子里,公子把缽里倒滿水,晃得更厲害,走路都難。這都練了一下午,光著身子呢?!?br />
    “袍子都濕透了,不光著咋辦?”李夜洗臉回來了,坐上了飯桌。

    一家人開始吃飯。

    夫子吩咐阿貴給將軍夫人,靜云師傅,和葉夫人倒了米酒,自己也倒了一杯,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李夜裝著沒看見,只是自己夾菜吃飯。

    小姐姐也是低著頭吃飯。葉夫人心疼自己的兒子,給李夜夾了很多菜,回過頭,又給小姐姐夾了一碗的菜,小姐姐的小臉紅了。

    夫子敬了酒。

    三個女人則是一邊說話一邊夾菜,二位夫人則有一種親家的感覺,其樂融融。

    小姐姐張了嘴想跟李夜說話,李夜瞪了她一眼,嚇得她不敢出聲,趕緊扒了一口菜,豎著耳朵聽幾個大人說話去了。

    將軍夫人給李夜夾了菜,問道:“李夜,跟著先生修行辛苦嗎?”

    李夜聽完,點點頭,又搖頭,沒回話。

    夫子生氣,放下酒杯,看著你夜說:“長輩問你話呢?咋沒禮貌呢?”

    邊上倒酒的阿貴趕緊過來給夫子滿上,替李夜回了話:“先生教道說,食無言、睡無語,吃飯說話要挨打的?!?br />
    小姐姐一聽笑壞了,差點把嘴里的飯噴出來,趕緊把頭低到桌子下去笑。

    二位夫人和許靜云也是莞爾一笑,心道這先生也太嚴厲了。

    夫子一聽,倒是一時無語。過了半晌,才道:“食無言,寢不語,這是圣人所說,只是如今很少有人這樣修行?!?br />
    “你的先生有大德,好好跟他修行。以后就按先生說的做吧,無需理會他人的看法?!狈蜃佑觅澰S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兒子,心道這才一夜,兒子就變樣了。

    將軍夫人和許靜云也是點頭稱是,道先生真的是有大德??粗〗憬?,師傅道:“無雙呀,你以后要跟李夜多學學,別成天象個野丫頭?!?br />
    將軍夫人看著自己的女兒,也道:“也是,你也要象李夜一樣,學習做人的禮儀。做一個賢良淑德的女子?!?br />
    小姐姐苦著臉,說話了:“李夜,都是你.......”

    李夜則是低頭不語,把一碗飯吃完,將一碗湯看淺。

    晚餐用完,夫子把幾人請到花廳,讓李夜燒水煮茶。

    夫子道:“跟行生學了茶道,這老爹老娘都沒享受過。今天趁著有客人,你讓大家享受一下先生的待遇吧?!?br />
    李夜去洗了手,讓阿貴打了水,開始燒水煮茶。

    小姐姐站在李夜的身后不語,望著李夜的一舉一動。

    李夜請幾人落座,又燃了一道香,放在茶臺邊上。

    燒水、溫壺、洗杯、洗茶。不到片刻,一道清茶已經奉上。

    茶未入口,便是清香四溢,滿屋都有了生氣。

    許靜云嘗了一口,眼中帶笑,滿是歡喜。夫子也吹了一口氣,淺淺地喝了一小口,給了兒子一個贊話的眼光。

    將軍夫人則是笑得開了花,心道這個女婿真是太完美了,回府得跟將軍說,趕緊把親事定下來。

    葉知秋望端著茶杯,望著自己的兒子,茶未入口,心已醉了。

    只有小姐姐不老實,站在李夜的身后,趁著李夜倒茶的時候,用小手去捏李夜的袍子。

    用力之下,感受到了里面鐵甲的硬度,才紅著臉說:“李夜,你真的穿著玄鐵甲呀?難受嗎?都這么久了?!?br />
    李夜的小臉也紅了,心道男女有別呢,你咋亂摸我呢。也沒發火,只是淡淡地回道:“習慣,就好了?!?br />
    阿貴到是來添亂了,多嘴道:“公主你可不知道,剛開始穿的時候,少爺身上每天都是血跡,可嚇人了。還是先生給少爺泡了不知多少的藥浴,才養好的身子?!?br />
    小姐姐聽了阿貴的話,望著臉紅的李夜,不由得呆了。

    夫子則說:“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圣人所為,甚好!”

    葉知秋也是今天也才知道兒子受了這么多的苦和罪,心疼得眼淚掉不停。

    將軍夫人也是心疼不已,趕緊安慰葉夫人,道:“這都過去了,孩子吃苦,是為了他以后好,您別難過了?!?br />
    許靜云則是給了李夜贊許的目光,心道這個孩子真不是個花瓶,以后必有所為。

    小姐姐紅著眼睛看著李夜,咬了咬嘴唇:“李夜,你很好?!?br />
    李夜沒料到眾人的反映這么大,趕忙給眾人添茶,看向阿貴說:“誰叫你多嘴來的,修行能不苦么?明天起你跟我一道,讓先生給你找個法子修行?!?br />
    阿貴嚇得不說話,站到夫子身后去了。

    又看了看小姐姐,脫口就道:“只要你以后別在外面跟人說要一天到晚打我,就行了!”

    眾人一聽,又笑壞了。二位夫人正流著淚呢,一下子成了淚中帶笑。

    小姐姐的臉上飛了兩朵桃花。

    靜云師傅看著李夜,說:“李夜,你跟先生修行了這么些日子,現在是聚氣幾層了?”

    李夜心里嚇得咚得一聲,心道莫不是看出我的修為了。轉過頭給靜云回禮:“學生不才,跟著先生修行,學的太雜,日前才聚氣三層?!?br />
    靜云仔細地看了看李夜,道:“還不錯,無雙現在是聚氣五層了,你雖然學得雜,但是也要努力修行,不能落下無雙太遠?!?br />
    夫子也是有修行的人,但是沒有修無相法身,自然看不出自己兒子的修為。

    跟著許靜云的話說:“我跟靜云師傅的態度一樣,你縱然學了很多知識,但是修行不能落后,否則讓無雙笑話你?!?br />
    阿貴不敢多嘴了,心道少爺就挨了二回雷劈,怎么可能才聚氣三層?

    李夜站起來,給長輩回了禮,道:“多謝長輩的關心,李夜一定努力修行,爭取早上趕上公主的修為?!?br />
    眾人都點了點頭,心道孺子可教。

    李夜心里暗想:要是讓你們知道我現在已經是筑基二重,會怎樣?

    茶過三道,賓主盡歡,黑夜降臨。夫子叫阿貴套了書院的馬車,送將軍府的客人。

    書院的一家三口,送了將軍府的三位客人到門口。

    書院的夫人拉著小姐姐的手,是一臉的不舍,說記得過來學習。小姐姐點頭回應。

    馬車臨行,將軍夫人伸出頭來,說了句:“李夜,你今天去大佛寺沒有出家當小和尚吧?”

    李夜聽到這話,臉又紅了,趕緊回道:“回夫人,學生只是前去跟大師請教佛法,不曾出家?!?br />
    聽完這話,眾人都笑了。車夫一揚鞭,馬車在夜色中離去。

    夫子夫人看向自己的兒子,甚是滿意。

    李夜看著爹娘,輕聲道:“兒子今天拜了苦禪為師,取法號“無塵”。需守些戒律,不是出家,請爹娘放心?!?br />
    夫子點頭。夫人把懸著的一顆心放了下來。
目錄 查看全部目錄 設置 設置閱讀器
字號,背景等
書架 把該作品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到書頁
×
《道斷修羅》章節列表
加入時間章節名
暫無書簽,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
×
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雅黑 宋體 楷書
字體大?。?/div>
A- 16 A+
×
加入書架

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

加入書架

關閉提示
机机桶机机30分钟免费_A级孕妇高清免费毛片_日本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_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