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文桑小說 > 奇幻玄幻 > 伏天氏 第二章 三年聚氣

第二章 三年聚氣

小說:伏天氏  作者:凈無痕 
    秦伊惡狠狠的盯著葉伏天,看到他臉上的笑容,不由得想起了三年前,那一年他十二歲,天賦檢測時面對諸多學宮的大人物,他那干凈的臉上掛著的笑容卻是那樣的自然、且驕傲,迥異于其他少年的緊張忐忑。

    那次的檢測結果,天地靈氣感知力,天品;天生的武道修行者。

    如今三年過去,除了感知天賦依舊還在,他的境界卻沒有一點進步,散漫、懶惰,甚至很少能在講堂上看到他,但他的眼神卻和三年前一樣。

    “若是你沒有做到呢?”秦伊問道。

    “秦師姐想如何都行?”葉伏天道。

    “希望你不要影響余生的前程?!鼻匾撂ь^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剛毅少年。

    余生,金系屬性感知力天品,八重覺醒百變境,比七重覺醒玄妙境界的她還要強一籌,他的未來,不應該被耽誤。

    “好?!比~伏天點頭,只是,這可能嗎?

    秦伊走回講臺,美眸環視諸人,隨后道:“距離秋闈還有一個月時間,希望你們能夠抓緊時間,等到明年春闈,又將會有一批外門弟子正式踏入學宮,凌笑,你已經踏入六重覺醒無雙境,風晴雪,你在五重覺醒神力境也停留了不少時間,希望在明年春闈大考時都能夠再進一步?!?br />
    修行第一境為覺醒,又稱九重覺醒,分別為:聚氣、煉體、開脈;鐵骨,神力、無雙;玄妙、百變、歸一。

    若能在十八歲前經歷七次覺醒,踏入玄妙之境,在春闈大考中只要表現不是太差,便能夠真正成為青州學宮的正式弟子。

    “秦師姐放心?!绷栊c頭應道,風晴雪則是握了握拳,距離目標,越來越近了。

    “散了吧?!鼻匾凛p聲道,隨后抬起腳步朝著學舍外走去,許多少年的目光也追隨著那曼妙的身影而去,終于,當秦伊的背影消失之后,一道道惡狠狠的目光望向了葉伏天,這混賬家伙,竟然輕薄他們心中的女神。

    “葉伏天?!币坏狼謇涞穆曇魝鞒?,將許多人的目光吸引過去,聲音的主人正是坐在葉伏天身后之前提醒他的少女,風晴雪。

    十五歲的她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眼睛非常好看,五官精致,渾身上下洋溢著青春氣息,給人清純唯美之感,當她站起來的時候,頓時那雙玉腿顯得修長而挺立,曲線優雅。

    “你怎么可以這樣?”風晴雪眼神中有著幾分憤怒,瞪著葉伏天。

    葉伏天看著少女莫名的怒意,眉頭一挑,隨即笑道:“你不會吃醋了吧?”

    風晴雪美眸一滯,有些無語的看著對方,繼續道:“葉叔叔那里你怎么交代?!?br />
    “向父親交代?”葉伏天眨了眨眼睛,隨后想起父親說過晴雪這丫頭屁股大好生養的話語,目光不由自主望向那凹凸有致的曲線部位,神色變得古怪了起來。

    “你這腦袋整天想些什么呢,我們畢竟還小,生娃的事情以后再考慮?!比~伏天語重心長的道,此言一出,頓時又是滿堂寂靜,許多少年只感覺怒火中燒。

    這混賬,怎么可以這樣無恥,不久前才公然輕薄了女神秦師姐,如今又對十五歲的清純少女風晴雪說出如此不堪的話語。

    這還要不要臉了?

    風晴雪愣住了,隨后腦海中也想起葉叔叔曾經對著自己父親開過一個極不正經的玩笑,俏臉瞬間變得通紅,這無恥的混蛋,是不是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這次秋闈之后你若是被逐出學宮,怎么像葉叔叔交代?!憋L晴雪胸脯起伏,這家伙腦子里裝的是什么?

    顯然,她可不相信只有覺醒一重境的葉伏天,能夠通過即將到來的秋闈大考。

    “怎么可能?!比~伏天看著少女的模樣,淡淡的搖了搖頭。

    “三年,一直停留在覺醒第一重,卻依舊我行我素,談笑自若,我也想問一聲,葉伏天,廉恥二字,你究竟知不知道怎么寫?”一道冷峻的聲音突兀的想起,許多人回頭,看向坐在風晴雪后面的少年,凌笑。

    覺醒第六重無雙之境,走風系法師路線的凌笑,在青州學宮外門弟子十五歲這一年齡,絕對是天賦非常出眾的,明年便有機會通過春闈大考正式踏入學宮。

    凌笑說話的時候甚至沒有抬頭去看葉伏天一眼,他的目光落在風晴雪身上,繼續道:“最底層的存在,卻言語輕薄于一位耀眼的天才少女,究竟是哪來的勇氣和自信,倒是應了一句話,無知者,無畏?!?br />
    凌笑說出了許多人想說卻不敢說的話,他們都諷刺的看向葉伏天,這家伙,論無恥程度,的確無人能及。

    余生不知道何時走到了葉伏天身邊,當他站在那的時候,頓時給人以強大的氣場,那些肆無忌憚的諷刺眼神也收斂了許多。

    “余生哥?!憋L晴雪輕輕的喊了聲。

    “嗯?!庇嗌S意的點了點頭,他的目光卻盯著凌笑,透著強大的壓迫力。

    “無知者,無畏?”葉伏天并沒有因凌笑的諷刺而惱羞成怒,這樣的事情,這三年來經歷了不少,總有些人喜歡踩著他人來證明自己的優越,尤其是當著美女的面。

    “你認為自己知道很多?”葉伏天淡淡的道。

    “對于修行,我所知道的,自然不是你能比的?!绷栊ζ届o說道,一個覺醒第一重境界,難得才會在講堂上出現的廢柴,能不無知嗎?

    “一位戰士,要如何才能夠戰勝火、金雙系術法師?”葉伏天忽然間提問,凌笑一愣,隨即諷刺道:“你是在秀自己的智商嗎,莫說是火、金雙屬性法師,即便是其中任意一種單系法師,只要不白癡到讓戰士近身,獨戰的話都幾乎處于不敗之地?!?br />
    法師能夠使用術法,單獨對戰優于戰士,這是毋庸置疑的,戰士的勝率極低。

    “白癡,若是戰士的境界更高,自然就能戰勝?!比~伏天嘲諷的道,凌笑一愣,臉色沉了下來,周圍的人也都看著葉伏天,這提問未免也太無恥了吧?

    “你提出不同職業的戰斗,自然是默認以同境界為前提,如此小道,有意義嗎?”凌笑諷刺道。

    “同境界么,那么這戰士如果是位體修,且修行身法呢?”葉伏天再問,學舍中許多人都愣了下,露出思考之色,體修爆發力強,如果再修行身法,必然能夠短時間靠近術法師近戰。

    “你所說的是火、金雙屬性法師,火焰術法裹身,再配合金系的強大防御和攻擊力,即便近身也不會弱于體修?!绷栊湫Φ?。

    “這體修如若再修行九重裂這樣的戰技,配合體修的爆發力,你認為金屬性的防御有用?”葉伏天露出一抹輕蔑之意:“至于法師的攻擊,你應該明白毫無意義?!?br />
    凌笑眼神凝重了幾分,的確,一位修行身法的體修必然能夠避開術法的正面攻擊,從理論上而言,葉伏天是對的。

    “這終究只是紙上談兵而已,沒任何實際意義?!绷栊ψ匀徊荒苷J輸。

    “沒錯,法師怎么可能輸給戰士?!庇腥烁胶偷?。

    “人云亦云,還自詡博學諷刺他人無知,那我再問你最簡單的問題,覺醒第一重聚氣之境,不同人修行可有差別?”葉伏天又問道。

    “武道修行感知天地靈氣,以此來聚氣,法師對單一屬性靈氣感知力更敏感,但也更加純粹霸道,因而是以單屬性靈氣聚氣,兩者自然不一樣,如若都是武道修行,那么沒什么差別,如果是法師聚氣,因為屬性不同,聚氣境自然有差別?!绷栊従忛_口,將諸多因素都考慮其中。

    “白癡?!比~伏天輕蔑的掃了凌笑一眼,隨后便轉身離開。

    “你什么意思?”凌笑皺眉看著葉伏天的背影:“無言以對了,便佯裝勝利離去?可笑?!?br />
    “這家伙真能裝?!庇腥酥S刺道。

    然而就在他們說話之時,背對著他們的葉伏天身上忽然間出現了一道耀眼的光芒,那是氣流,于周身流轉,宛若一道璀璨光幕,頓時身后的諷刺目光直接凝固在了那里,神色變得格外的精彩。

    葉伏天就是聚氣之境,他在用實際告訴諸人,他的聚氣之境,就與眾不同。

    凌笑的眼神略顯陰沉,氣流周身,光芒四射,這真的是覺醒第一境聚氣境?

    余生踏步跟隨葉伏天一起離開,很快身影消失在了門外,在他們離去之后,學舍內一片嘩然。

    “這敗類聚氣境竟然真的和別人不一樣?!?br />
    “那又如何,三年時間依舊停留在聚氣境,當然會有點不一樣,若是我們也和那廢物一樣,同樣能夠做到?!?br />
    “說的沒錯,三年聚氣,不知道他哪來的底氣,有什么資格那樣囂張?!?br />
    “竟然敢對秦師姐和風晴雪說出那樣的話語,可惡,這人渣?!?br />
    “凌笑,不要太在意了,紙上談兵再漂亮,若是正面遇上你,你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他?!庇腥藢χ栊Υ舐暤?,立即有許多人附和。

    凌笑若有所思,隨即露出一抹燦爛的笑顏,沒錯,一個卑微的存在,何必太在意。

    “晴雪,那家伙太不自重了,我知道你和他自幼關系不錯,但還是和他保持一定的距離吧?!憋L晴雪身旁,她的好友慕容清勸道,她一直非??床粦T葉伏天,境界那么低,竟然還有臉洋洋自得。

    “那家伙,的確有些過分?!憋L晴雪有些生氣的道。

    “晴雪?!蹦饺萸逡姷斤L晴雪語氣并沒有太在意,不由得認真道:“你能不能清醒一些,你已經隨時可能成為學宮正式弟子,應該好好思考將來了,他的行為可是會影響你的名譽,然而你卻一點不計較,這讓其他人怎么看?因為一個那樣的人,值得嗎?”

    風晴雪美眸一凝,她倒沒有想那么多。

    “該成熟點了,以后少接觸他,最好是和他劃清界限?!蹦饺萸謇^續勸道。
目錄 查看全部目錄 設置 設置閱讀器
字號,背景等
書架 把該作品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到書頁
×
《伏天氏》章節列表
加入時間章節名
暫無書簽,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
×
設置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雅黑 宋體 楷書
字體大?。?/div>
A- 16 A+
×
加入書架

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

加入書架

關閉提示
机机桶机机30分钟免费_A级孕妇高清免费毛片_日本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_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